首頁 同濟簡介 同濟簡報 律師風采 律師文集 成功案例 新法速遞 誠納英才 聯系我們  
 
  同濟公告
我與"同濟...
山東省新的律師服務收...
同舟共濟鑄輝煌――寫...
山東同濟律師事務所青...
熱烈祝賀同濟律師網站...
  同濟特別提醒
山東省律師服務收費標...
委托人委托律師須知
訴訟費用交納辦法
山東同濟律師事務所律...
打官司怎樣請律師
山東同濟律師事務所青...
  新法速遞 >>更多
關于辦理醉酒駕駛機動...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
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
  訴訟指南 >>更多
關于辦理醉酒駕駛機動...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
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
 首頁>>成功案例

公訴機關指控費某販毒571克證據不足

來源:同濟律師 發布時間:2009-4-17
 


案情簡介:

    這是一起團伙販毒案,案情復雜,在煙臺地區影響較大。

    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費某、王某、胡某、楊某自2005年10月至2008年1月,單獨或者伙同他人從青島、煙臺兩市多次購買冰毒(甲基苯丙胺),先后在煙臺經濟技術開發區、福山區、芝罘區等地予以販賣。其中被告人費某參與販賣冰毒571.9克。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費某販賣毒品數量大,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347條第一款、第二款(一)項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以販賣毒品罪追究其刑事責任。被告人費某的親屬從吉林省經朋友介紹聘請本律師擔任費某的辯護人。本律師接受委托后,幾次會見被告人,并認真查閱了全部案卷材料,認為被告人的行為構成了販毒罪。但是,公訴機關指控費某販賣冰毒571.9克證據不足。根據《刑法》第347條第二款之規定: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處十五年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并沒收財產。(一)走私、販賣、運輸、制造鴉片1000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50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數量大的。根據上述規定,結合煙臺法院已經判決的案例,如果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費某販毒數量屬實,那么費某定要被判處死刑。于是,本律師把辯護的重點確定在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上,只有將被告人費某的販賣數量減下才能免予判處死刑。

律師辯護意見:

    本律師認為,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與偵查機關的《起訴意見書》相矛盾。偵查機關于2008年4月30日和9月25日分別向公訴機關提交了兩份《起訴意見書》,第一份《起訴意見書》中查明被告人費某涉嫌販毒冰毒134克,其中84.890克在胡某住處查獲。第二份《起訴意見書》中查明被告人費某涉嫌販賣冰毒140多克,比第一次增加了10多克。然而公訴機關的起訴書,卻指控被告人費某涉嫌販毒達571.9克,相差達430多克,顯然不當。

    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費某販毒的犯罪事實有四筆:一是,指控被告人費某、王某于2005年10月至12月間,向李某販賣冰毒11.7克。然而,從今天的法庭調查和案卷證據證實,該指控缺乏事實根據。首先,從時間來看,據費某、王某供述,他們是從2006年7-8月份才開始販毒,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時間不當;其次,從販毒數量來看,王某的供述中數量根本無法計算,而公訴機關指控向李某販毒11.7克,不知是如何計算的?二是,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費某、王某于2006年7月至10月間,伙同徐某多次從青島“三哥”(情況不詳)處購買冰毒175克用于販毒。對此指控,辯護人也認為缺乏事實根據。主要理由:1、偵查機關經長達9個多月的偵查,并沒有查清被告人涉嫌的上述犯罪事實,故在兩份《起訴意見書》中并沒有認定。2、公訴機關僅憑被告人費某、王某、徐某的口供而認定。本辯護人認真查閱了三被告人在偵查機關的供述,三人供述相互矛盾,不能相互印證。而且,不能免除偵查機關逼供、誘供的情形,根據《刑事訴訟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全國部分法院審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精神,被告人的口供與其他同案被告人的供述不吻合,并沒有排除誘供、逼供的情形,故不能作為定案的依據。3、偵查機關并沒有抓獲青島“三哥”,究竟“三哥”姓甚名誰?是否賣過毒品?賣過幾次?數量是多少?一概不清。而且,也沒有查清毒資和這175克毒品的去向,故不應認定。三是,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費某從2006年11月至2008年1月11日多次從青島“小峰”(情況不詳)處購買冰毒135.2克,自己或由胡某、王某予以販毒。本辯護人認為,上述指控缺乏依據。第一,偵查機關并沒有查清上述犯罪事實,沒有抓獲“小峰”,“小峰”姓甚名誰?是否向被告人出售過毒品?數量是多少?一概不清。而且,也沒有查清毒資和毒品流向,故在兩份《起訴意見書》中并沒有認定;第二,公訴機關指控僅憑被告人費某的口供和徐某的證言,從今天法庭調查和偵查卷宗記載,被告人費某口供與徐某的證言相矛盾,徐某根本不知道費某購買了多少克冰毒,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費某從青島“小峰”處購買135.2克冰毒不當。四是,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費某于2007年5月,經徐某介紹,在煙臺市某賓館從于姓男子處購買冰毒250多克用于販毒。本辯護人認為,上述指控同樣缺乏依據。主要理由是:第一,偵查機關未查清上述犯罪事實。所謂“于”姓男子,并不知其準確姓名,也沒有查獲“于姓男子”和毒資及毒品流向。因此,偵查機關的兩份《起訴意見書》中并未認定該犯罪事實。第二,公訴機關指控該犯罪事實的依據僅是被告人費某的口供和徐某的證言。然而,被告人的口供和徐某的證言并不吻合,且不能排除誘供和逼供情形,故不應作為定案的依據。

    綜上所述,辯護人認為,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費某販賣冰毒571.9克缺乏事實根據,不足認定。涉及2008年1月11日晚偵查機關從被告人胡某處查獲的84.89克冰毒,應認定為犯罪未遂。

法院判決:

    煙臺中級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費某、胡某、王某、楊某違反國家對毒品的管理制度,明知冰毒是毒品而故意販毒,其行為均構成販賣毒品罪,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成立。但公訴機關指控四被告的部分犯罪事實缺乏充分證據證實,本院不予認定。被告人費某參與販賣冰毒150余次,計145.77克,且與胡某在共同犯罪中組織、籌劃、積極實施販賣毒品犯罪,起主要作用,均系本案主犯,故判決:被告人費某犯販賣毒品罪,判處無期徒刑。
編輯:王毅 律師
 
  Copyright 山東同濟律師事務所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建設膠東在線  
甘肃快三游戏开奖号码